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 > 商业文化 > 文化
商业文化 Business Cultrue
小剧场戏剧如何持续求新求变
发布日期 :2023.11.14 浏览次数 : 757次 华夏国艺书画艺术中心

  近日,2023“北京故事”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落幕。参加本届展演的作品样貌之丰富、形式之多元、内涵之深远、表达之灵动令人印象深刻,代表了近年来小剧场创作所取得的新进展、新成就。

  今天我们谈论的小剧场,最开始发端于国外的“自由剧院”。这种形式带来了一场反传统、具有实验性质的戏剧运动,而这一特性也成为根植在小剧场作品中的强大基因。与当初不同的是,在当下的文化生活中,小剧场已不再是一种非主流的空间,也不是所谓大剧院的附属,它成为一种与大剧院平分秋色的剧场样式。观演关系、内容形式、新兴技术,都在这里获得了重新思考和呈现。

  中国的小剧场戏剧发轫于20世纪80年代,时至今日已经走过四十多年。从对于人性、道德的严肃讨论,到贴近社会、充满时代性和都市性的表达,小剧场作品已经在社会上形成一种文化现象,对当代都市文化产生了不容小觑的影响力。《2022年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》显示,小剧场等新型演艺空间话剧演出场次占到话剧市场的66.26%,这说明越来越多的小剧场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,小剧场已经成为新时代中国话剧发展繁荣的重要一环。

  同时,也毋庸讳言,当前小剧场创作走入了一个平台期。创作氛围似乎不如以前那样热络,原创力稍显匮乏,许多创作团队“求稳”的心态加重,不少作品偏离了小剧场创作先锋性、实验性、创新性的初心,市场上能够给观众带来意外之喜的作品偏少。包括本次展演的部分作品,也存在原创性不足、与大众审美心理相结合不够、宣传推广有待加强等问题。

  走得再远,也不能忘记来时路。面对困难和挑战,小剧场创作者要扪心自问:为何要从事小剧场创作?是不是丢掉了创作初心?中国小剧场创作先驱、北京人艺导演林兆华曾说过,中国的小剧场有三大任务,总结起来就是要做戏剧普及、提供实验阵地、重新诠释经典。林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提出的这三点,对今天的小剧场创作依然极具启示意义。

  小剧场是做实验的地方,它面对的观众更宽容、更现代、更年轻,创作者在这里可以大胆探索、拓宽边界。作为小剧场的创作者,不怕失败、不怕批评是基本素质。在未来的小剧场发展中,尤其要重视以下三点。

  重视文本,回答好“表达什么的问题”。

  每一次创作都是创作者对自己内心的重新挖掘。小剧场需要的文本,一定立足于创作者生命中不可复制的体验。小剧场强调创新,真正有力量的创新不是拾人牙慧,而是一次探索和重构之旅。我们要关注日常,关注时代,关注自己和周围人的生命体验,开掘个体生命中闪亮的一面,以彰显“人”的生命特点来激发文本的丰富性。

  小剧场可以以小见大,它是反映舞台艺术原创能力的“晴雨表”。戏剧这门艺术虽然受到舞台空间、创作资金等各方面的限制,但在小剧场创作中,创作者还是应该秉持对自由、理想、美的终极追求,努力尝试新题材、探索新领域,突破舞台带给创作者的限制。同时,创作者既要有“锐气”,也要有“匠心”,既要提升戏剧文本的丰富性,也要提升戏剧文本的质量。

  重视观众,回答好“为谁表达的问题”。

  小剧场具有打破“第四堵墙”(戏剧术语,指一面在传统三壁镜框式舞台中虚构的“墙”)的空间特色,其在某种程度上重构了剧场的观演关系,这是小剧场在观众培育方面具有的独特优势。因此,“试验田”的定位不应限制小剧场的表达,小剧场可以也应当面向广大都市观众,走进大众的生活圈,用具有审美价值、充盈时代气息的作品吸引观众。

  如果说大型剧院是舞台艺术的动脉,那小剧场就是文化生活中的毛细血管。小剧场的概念不仅指物理空间、演出区域,更是一种文化的精神入口和象征。随着演艺空间的培育和发展,我们一方面应打开空间上的想象力,让空间深入观众的生活——小剧场作品既可以在剧场演,也可以在街区、公园、商场、胡同演。总之,要相信观众对艺术的感悟力和接受度,不断拓展演出空间,让戏剧成为老百姓更便捷的消费选择。另一方面,我们还要发挥小剧场强大的创新能力和适应能力,拥抱沉浸式、互动式、数字化等新兴表达,用技术创新驱动表达创新,满足观众多样化的审美需求。

  重视人才,回答好“谁来表达的问题”。

  前人有言,戏剧就是“活人演活人,给活人看”的艺术,只有人的活力被激发、被点燃,创作者和观众才能找到灵魂的交汇点。

  小剧场创作的实验性、探索性、创新性,对人才提出了更高要求。为培养更多人才,社会应给予小剧场艺术更多宽容,允许业界有一定的容错率,尤其要给青年创作人才更大的自由度和包容度,因为他们的艺术探索需要更多“试错”支点。

  小剧场建设不仅是搭台引客,也是城市文化生态建设的一部分,它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一座城市的“审美点”落在何方。所以,小剧场演出的成果,不只体现在票房和奖项上,还体现在它为城市带来的文化面貌和精神气质上的革新。

  无论对于创作者,还是对于观众,小剧场都具有一种抚慰和疗愈的力量,温润着进入这个空间的每一个人的心灵。这不仅回答了小剧场戏剧为何要写下去、演下去的问题,也要求小剧场戏剧持续求新求变。

  小剧场戏剧,永远在路上。(作者:林蔚然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,《新剧本》杂志主编、一级编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