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 > 投资收藏 > 国际
投资收藏 Invest Collect
收藏大师1000元买一茶杯,60年后拍卖出2.8亿元,增值30万倍
发布日期 :2021.07.15 浏览次数 : 501次 华夏国艺书画艺术中心

  

  2014年4月8日,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,一件名为“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”的藏品,预估价为2-3亿港元,在短短七分钟的拍卖之下,最后以2.8124亿港元成交。

  随后,收藏界掀起了“斗彩鸡缸杯”收藏热,而景德镇作坊也闻风而动,加足马力仿制了大量的斗彩鸡缸杯,其卖价几十元上万元不等。

  很多人不解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茶杯,为何会拍卖出2.8亿元的天价?其实这可不是普通的茶杯,早在明朝时这个茶杯就已成为众人买不起的文物,清代时康乾皇帝更是生产了不少仿制品。

  但“斗彩鸡缸杯”最让人惊奇的地方是,民国时被不识货的富家少奶奶贱卖,被人一千元买回去,六十年后拍卖出2.8亿元,增值了三十万倍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此人花1000元捡漏

  至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前世并没有详细的资料,至于是如何卖到收藏大师仇焱之手里有多个版本。不过在《鉴赏述往事》中就记载了流传的一个小故事。

  1939年的一天,因当时正处在兵荒马乱中,北京前门大街一个货铺老板王殿臣来到山东黄县进货。一天他在县城里溜达,走到了一户人家,看样子应该是富贵家庭,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庭院里梳洗头发。

  王殿臣和其进行简单交谈,这才得知因战争家族生意经营不下去了,其生活日益艰辛,只能靠卖古董维持生计。王殿臣深表同情,并表示有什么古董可以卖给自己。

  不识货的富家少奶奶听了后很高兴,随即从床底拿出了一件“斗彩鸡缸杯”,并以一块大洋贱卖给了王殿臣。当时1元大洋是一个店员一个月的薪水,因此这个妇女认为卖一元已经很高的了。

  王殿臣拿到这个杯子后,自然知道捡了个大漏,回到北京后,直接拿到古玩市场上,以八百元高价卖给了古董商周杰臣,不过到了解放战争时期,因天下不太平,很多富人提前跑路。周杰臣自然也想早点出手,但这个“斗彩鸡缸杯”一直不被看好,很多人认为其是仿品,不愿意接盘,最后只能低价甩卖出去。

  当然,这是否是那件拍卖出2.8亿元的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还有待商榷。不过到了1949年时,收藏大师仇焱之在古玩市场上意外碰见,从而花了一千元将其买回去。

  仇焱之是民国著名的收藏大师,他是江苏太仓人,十三岁时就跟着古董商朱鹤亭学艺,并专攻明清时期的瓷器,因悟性高、为人勤快、眼力好,很快就练就了一双“慧眼”,经过他鉴定的文物没有一件赝品。

  二十多岁时,仇焱之就开始自立门户,同时他的生意经是购买古玩品不会压价太多,卖货时也从来不卖假货,从而得到了中外收藏人士的信任。

  在古玩界有“玩画不屑瓷,鉴瓷不研画”的说法,不过因在书画上也有着独特的鉴定天赋,因此仇焱之不仅攻于瓷器,也喜欢收藏书画,在他的经营下,很快成为上海滩收藏界的风云人物。

  抗日时期,他曾收购了一件“宣德雪花蓝大碗”,这个碗本是晚清一个盐运使收藏,不过清朝灭亡后,败家的孙子挥霍无度,结果家族财产很快被挥霍一空,只能将家里古董贱卖出去,而这个大碗卖出了5个大洋,后来又被琉璃厂以五百元买入。

  仇焱之见到它时当即给出了八百元大洋,1980年时这个大碗拍卖出三百七十万港币,从而震惊了整个收藏界。

  不过仇焱之最精明的一次收藏无疑是花了一千元购买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,40年代晚期时,他的业务转移到香港。当时的香港成为中国大陆文物销售的主要地方,别看它是弹丸之地,但大量内地文物被以各种方式带到香港,很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仇焱之也在这里收购不少官窑精品瓷器。

  50年代时,仇焱之来到一个古玩市场上,发现一对“斗彩鸡缸杯”摆放了很久,但却一直没有人购买。同行的人纷纷表示,这是一对仿品,民间这样的仿品太多了,谁买谁上当,更何况老板卖得并不便宜,一对要一千块大洋。

  其实,此时的仇焱之已收藏两件“斗彩鸡缸杯”,他自然知道这对藏品的真伪,在他的“火眼金睛”下,发现这对茶杯应该是珍品,其制造工艺精美,随后,他不顾众人阻拦购买了这对“斗彩鸡缸杯”。

  然而,仇焱之的这一行为遭到了业内的批判,认为他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浑水摸鱼,以真品价格卖出去。面对众人批判,仇焱之始终认为自己没有看错,紧接着他又对这对藏品进行了仔细认真的鉴定,最终确定它正是珍品,还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60年后拍卖出2.8亿天价

  之后,“斗彩鸡缸杯”以友情价卖给英国收藏大师Leopold Dreyfus夫人,到了1980年时,这个藏品现身苏富比拍卖会,被日本著名收藏家坂本五郎竞拍,其拍卖价为五百二十八万港币。当时的日本经济繁荣,因此文物界很是火热,因此“斗彩鸡缸杯”被拍卖出538万港币并不奇怪。

  当然,坂本五郎也是中国古董圈的知名人士,在欧洲拍卖场上多次缔造中国古董的拍卖天价,他被视为“怪人”,不以营利为主,将信誉视为最大财富,并开设了影响日本的“不言堂”,对后辈不遗余力的提拔重用。

  不过1999年4月,“斗彩鸡缸杯”再次进入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,并拍卖出了2917万港币的天价,也成为中国古瓷器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价,其收藏人为玫茵堂主人Zuellig兄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玫茵堂其实和仇焱之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原来,晚年仇焱之移居瑞士,他的别墅成为了众多艺术收藏家时常光顾的地方,而后仇焱之和瑞士收藏家Zuellig兄弟一同创立了玫茵堂。

  Zuellig兄弟出生于瑞士苏黎世东南,长大后经营父亲的贸易公司,并很快将其发展壮大,成为首屈一指的医药、保健供应商,年营收120亿美元。早在50年代时,Zuellig兄弟就开始频频购买中国藏品,在这一过程中结识了仇焱之先生。

  在仇焱之的建议下,他们收藏的藏品多为稀世珍有、品质上乘、品相完美的文物,从而保证收藏品拥有着鲜明色彩,这样才能卖出高价。

  就这样,Zuellig兄弟于1999年4月高价购买了“斗彩鸡缸杯”,并于2014年4月再次卖到苏富比拍卖会上,而中国土豪收藏家刘益谦拿出了2.8124亿元拍下了这个至宝,引来了市场的一阵骚动,也打破了中国市场无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的尴尬历史。

  鸡缸杯是明代成化时期的产物,它个头比较精巧,其高度为4cm,足径为3.7cm,口径为8.3cm。可能对历史和文物不太了解的人,认为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杯子卖出天价根本不值,但内行人却知道这个东西确实值这个钱。

  因用文物喝茶引争议

  7月18日时,当刘益谦从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(仇焱之之子)手里接过“斗彩鸡缸杯”后,在众人和媒体的注目之下,悠闲地拿出陈年普洱茶,并悠闲地喝上一杯茶,并一口喝了下去。

  随后,“刘益谦喝茶照”在网上快速刷爆,引来了众人评论和热议。很多人认为他对文物不尊重,亵渎了文化,如一个网友说:“你认为你喝了这杯茶就可美名百世?这不过是满足你虚荣心的方式,没有一个文明人会这么对待文化至宝。”

  英国一个刊物也评论道:“一个中国富豪花了两千万英镑购买了明代‘鸡缸杯’,并当场用其饮茶,这一举动让全球艺术界为此大跌眼镜,没想这个亿万富豪如此粗鄙。”

  随后,刘益谦忍不住吐槽:“自己只不过喝上一口茶,却没想被人放大。”

  不过两天后,面对众人的讥讽和批判,刘益谦又表示:“自己因好奇心作怪,忍不住用这个天价鸡缸杯喝了普洱茶,古代的杯子都是用来喝酒喝茶,但用上一件文物喝茶,确实是对其的不尊重。很多人认为用其喝茶是什么感受?其实很简单,用什么喝茶都不会改变茶的口感。”

  然而,事件还在发酵,对于刘益谦外界褒贬不一,无奈他又在社交平台回应:“当你嘲笑一个人有钱却没有文化时,却又只能接受这个人和文化的物理距离比你更近,他的烧钱举动对文化发展而言是有益的。

  就如同当年的‘扬州八怪’,那些追捧的盐商,很难说他们真正能懂文化,不过没有这些人的热捧,又如何会有‘八怪’的传世至今呢?”

  但话音刚落不久,有人发表名为“2.8亿鸡缸杯合法洗钱”的文章,将此拍卖事件冲上了风口浪尖。文章称只要“国宝帮”拼命超高文物价格,刘益谦等人就会不断来钱。不管文物真假,国宝帮都会拼命炒到高价,因近年来艺术品行情走低,一些靠文物抵押骗贷的人就会破产。

  文中,作者认为这种靠将艺术品抄高而掠夺钱财的行为称其“合法洗钱”,还称这些收藏者的收藏品多半来源不明。

  刘益谦也随之出面表示,此言是对自己的侮辱,将采取法律武器追责。他声明:“我没有将一件艺术品拿去抵押,所拍卖的艺术品都是自己的钱。”其妻子也表示:“购买艺术品是因对其喜爱,绝不会像此人所说的‘合法洗钱’。”

  就这样,“洗钱”言论不了了之。再后来,刘益谦调侃道:“用鸡缸杯喝茶,只是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,毕竟皇帝、贵妃用它喝茶,自己想吸吸仙气罢了,这辈子光滑细糯且温和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”

  为何能拍卖出天价?

  很快,知名鉴藏大师马未都点评道:“2.8亿元看似很贵,但并不贵,这个价格值了。”

  马未都表示自己也有幸用鸡缸杯喝茶。那时候是1994年,朋友带着他来到著名收藏家坂本五郎家里做客,对方看起来仙风道骨,尽管有语言障碍,但因有共同爱好,聊得依旧开心。

  聊了一阵子,两人都有些口渴,老人家让人泡了一杯茶,端出来放到马未都眼前时,他吓了一跳。

  原来,在描金托盘上,一个彩瓷杯子卧在上面,上面刻画着数只小鸡,看上去很是可爱,它正是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。尽管马未都知道对方曾拿出500万元购得这个鸡缸杯,却没想他会拿来给客人喝茶,这让马未都很是兴奋,直接一饮而尽。

  喝完后,他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这是我喝过最贵的茶了。”

  马未都表示,“鸡缸杯”之所以拍卖出2.8亿天价,还因它十分稀有,真正的“成化鸡缸杯”只有十七个,其中十个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,美国大都会艺术馆一只,有一些残;英国大维德基金会收藏一个,瑞士日内瓦鲍尔博物馆一个。

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鲍尔博物馆那件“鸡缸杯”却经历了一些小插曲。鲍尔是瑞士富商,尽管是西方人,但一直钟情于中国古文化,1907年就进入收藏界,多年来收藏了上万件东方艺术品,其中就有“成化鸡缸杯”。

  1995年日本想要展览“鸡缸杯”,向各大博物馆借此文物,但最后只有鲍尔博物馆借用“鸡缸杯”。在此前,鲍尔博物馆多次在亚洲展览文物,都没什么问题。

  然而,偏偏文物刚运到大阪后,遭遇了7.3级的“关西大地震”,此地震造成了五万人死伤,其经济损失为1105亿美金,而鸡缸杯刚好处在震中心,结果这个历经六百年没毁在中国战火的文物,却因一场异国地震损坏,让人惋惜不已。

  事件后来,保险公司赔付了巨额赔付金,负责人因压力太大选择自杀,而如今所见到的为修复品。

  剩下四件“成化鸡缸杯”均收藏于私人手里,且它们均来自仇焱之,正因市面上的鸡缸杯十分稀少,这才卖出了天价。

  原本北京故宫博物馆也有两只“鸡缸杯”,但经鉴定,这才发现是清代仿制的。也就是说,中国作为鸡缸杯的出土地,在刘益谦没竞拍前,中国大陆没有一件成化鸡缸杯。

  不过,鸡缸杯可不是当代珍贵,早在明代时就已是天价文物。如明《万历野获篇》记载:“成窑酒杯,每对至博银百金。”

  《蓉槎蠡说》中所言:“神宗时尚食,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,值钱十万。”

  《砚山斋杂记》中也写道:“其最者,斗鸡可口,谓之鸡缸。神宗时尚食,御前成杯一双,已值钱十万。”

  也就是说,在万历年间(1573-1620年)鸡缸杯就已“值钱十万”,而这距离成化帝(1464-1487年)过去一百年,其价格就已高不可攀。

  当然,马未都解释道:“历史上出现过4次收藏热,也就是北宋末、明晚期、康乾时期、清末民初。要说当今社会,算得上第5次收藏热。”

  那么“值钱十万”是多少钱呢?在万历时期,米价为0.6两银子/公石,一公石为156斤,而如今米价为2元一斤,这样一两银子可购买260斤大米,如此一来,一两银子为今天的520元。而“值钱十万”就是520×100,000=52,000,000元。

  万历年间就有如此身价,经历了四百年之久,卖到今天2.8亿元自然是不算贵。

  正因其真品稀少,即便是拥有清代的复刻版鸡缸杯,也能卖出高价。而成化鸡缸杯采用的是麻仓土制作而成,但这一泥料在弘治年间就用尽,清代尽管大量复刻依旧不得成化神韵。

  和元青花不同的是,“斗彩”是在青花基础上进行了创新,运用成熟的青花技艺,再结合艳丽的釉上五彩,从而让图案画面显得生动。

  因斗彩工艺复杂,需烧制2遍以上,再加上皇家标准高,因此成品率比较低,上品供奉皇宫,次品销毁,因此存世不多。

  史书上记载,成化皇帝酷爱书画作品,尽管他口吃比较严重,但在艺术上的天赋标高,因精于绘画被后人称道,现存的作品有六件。而因成化皇帝的喜好,当时社会画风浓厚,不少职业画家被召集入宫。

  一次,成化皇帝欣赏《子母鸡图》时,看着母鸡携带小鸡觅食的场面,顿时感慨万千,因而在这幅画上写了七言诗。或许正因如此,才让成化帝有了制作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的想法。当然,因万贵妃属鸡,也可能是为了讨万贵妃欢心制作而成的。

  成化帝、万贵妃的爱情故事

  明朝成化时期的政局中,万贵妃有着非常高的影响力,如纵容宦官乱政、阻挠皇嗣问题等。而这一切都因成化帝太过于宠溺万贵妃,对这个年长自己十七岁的女人专宠,为何会这样呢?

  其实,成化帝的幼年经历坎坷,他本名为朱见深,1447年出生。1449年明朝发生了“土木之变”,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刺俘虏,其皇太子朱见深才不过2岁,叔父朱祁钰被大臣和皇太后立为皇帝,尊英宗为太上皇。

  一年后,朱祁镇被送了回来,不过景帝并不愿意退位,将朱祁镇囚禁于南宫,派锦衣卫对其监视。之后,景帝又废除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,立自己儿子为皇太子,但次年太子就夭折。

  景泰八年,景帝病重在床,明英宗在大臣的拥护下复位,史称“南宫复辟”,就这样十岁的朱见深再次被立为太子。但因幼年卷入了皇位争夺,让朱见深小小年纪压力非常大,也形成了他个性软弱、口吃等毛病,反应也比较迟钝。

  万贵妃小名“贞儿”,4岁时就被送到宫里当上了宫女,和朱见深生母同岁,比他大17岁。但从朱见深2岁时贞儿就一直照顾他,陪伴他走过了动荡的幼年。正是万贵妃给他的安全感,这让朱见深对其很是喜欢。

  公元1464年,英宗驾崩,朱见深继位,吴氏被立为皇后,王氏、柏氏为妃。不过朱见深却想立34岁的万贞儿为后,遭到了生母周太后强烈反对,只好立其为妃子。

  朱见深

  史书上记载,万贵妃是一个“胖美人”,身材有些肥胖,且喜欢“武装”,给朱见深很好的保护。周太后不理解为何朱见深钟情于万贞儿,但朱见深却表示,不在乎万贞儿的美貌。

  吴皇后是一个有名的才女,长相貌美,她本以为皇帝会钟情于自己,却没想每天夜里都等不到皇帝。同样的,王妃、柏妃也等不到皇帝,后来才知皇帝每日钟情于万贵妃。

  吴皇后十分嫉妒,她抓住了万贞儿的一点过错,狠狠打了对方一板子,结果就此废置别宫。朱见深再次提出要立万贞儿为皇后,周太后坚决不许,她是不可能让宫女出身,且年老色衰的女人母仪天下,就这样王氏当上皇后,但却一直过上活守寡的日子。

  万贵妃37岁高龄产下一子,但不到一岁就夭折了,之后在大臣提议下,朱见深才为了龙种考虑临幸其他嫔妃。但只要皇宫内有人怀上龙种,万贵妃就会下毒手,结果朱见深二十九岁都没有子嗣,但他明知是万贵妃下手,却仍然不揭穿,对其一直专宠。

  因万贵妃喜欢瓷器,为了能够讨其欢心,再加上万贵妃属相鸡,朱见深下令让景德镇制造斗彩鸡缸杯。因成化时期经济繁荣、政事稳定,瓷器史也迎来了飞跃式发展,其瓷器胎质细润、造型玲珑独特,选材纯正,色调柔和宁静,后世收藏界有“明看成化,清看雍正”之说法。

  公元1487年,五十七岁的万贵妃正在毒打宫女时暴毙,后宫女人长舒一口气,但成化皇帝却直接大失元气,哀叹道:“万侍长去了,我亦将去矣。”8个月后,年仅四十岁的朱见深因悲伤过度而驾崩。

  正因“斗彩鸡缸杯”见证了成化帝、万贵妃的爱情,一直以来被人津津乐道,使得这件文物有了不一样的价值,因此,马未都才称2.8亿元依旧不算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