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信息 > 国艺讯息
资讯信息 News
中国当代油画的本土化意象与叙事
发布日期 :2021.08.18 浏览次数 : 952次 华夏国艺书画艺术中心

  中国艺术讲求以意为先,当代油画创作也不例外。纵观当代油画经典作品,可以发现其中有大量承载着创作者主观情感的意象,兼具叙事功能和表意功能,体现了创作者对精神世界的崇高追求。当代油画创作受到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影响,需要在新时代背景下开拓创新,重新确立本土化叙事结构,从现实角度出发阐释人文问题。

  中国当代油画的本土化意象叙事

  “意象”是古典文学批评常用的术语,是具有民族特性的词汇符号。意象叙事同样带有本土化特点,画面叙事通过意象完成,意象内涵极为丰富。意象与图像含义不同,与后者相比,前者更具有情感色彩,涉及心理层面的意念意趣等,体现了创作者的风格理念。对作品而言,意象叙事直接决定了作品的整体审美层次,意与象兼顾形式与内容,成为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,承担着意义建构的关键任务。意象叙事使作品充满诗意,彰显出中国传统文艺的气韵,而这一外在表现特点与西方油画呈现出明显差异。西方传统艺术注重对现实物象的临摹,中国当代油画更加关注意蕴的表达。创作者将现实场景转换为画中之境,赋予物象新的生命,落笔的每一处都有象征意义,使观者收获了耳目一新的视觉体验。意象叙事并不受到客观环境的限制,创作者以内心为观照创造虚景,在幻化的艺术时空中达到现实与想象的交融,在物我相忘的境地中体悟自然万物之美、窥探生命之本源。

  回顾过往,中国当代油画叙事经过了漫长的历史沿革: 20世纪20年代,留学回国的新青年将西方艺术带入国内,徐悲鸿等画家以神话历史为题材进行艺术实践,突出了油画的叙事功能。抗日战争时期,爱国艺术家通过油画创作进行爱国宣传,号召全民救国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我国仍然高举文艺旗帜,将文艺工作作为社会发展的重要一环,油画情节叙事风格成为主流。国内创作者受苏联影响很大, 20世纪60年代初,民族化创作理念被提出,创作者注重凸显画作的民族特色。20世纪80年代之后,文艺领域百花齐放,油画创作手法多样化发展。20世纪90年代,意象叙事成为主流,创作者纷纷对写实图像进行解构,采用微观叙事等手法表情达意。当代很多创作者试图架构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的桥梁,如中国书法、中国戏剧、方块字等融入创作实践之中,用抽象手法营造似真似幻的意境,充分调动观者的联想思维,使观者在艺术鉴赏时品味传统文化的魅力,本土化意象叙事成为大势所趋。

  本土化意象叙事发生的思想基础

  油画是外来画种,进入中国后必然会趋向本土化。本土化意象叙事有其独特的阐释系统,以中国传统思想为重要基础:第一是形神观。中国自古以来就有“形”与“神”的讨论,创作者在实践中经常会面临形神关系的困惑。魏晋时期绘画理论受到玄学思想影响,“以形写神”成为时代潮流,而这一创作理念也一直影响至今。“形”是客观事物的外在形态,“神”是事物的气韵风貌,前者是后者的生发条件,后者是前者的外延,前者可以通过观察了解,后者只能通过心灵感受。创作者灵感的爆发基于对客观事物外在形态的长期观察,也基于对事物的个性化理解。二者结合实现了创作者主观情感的外部呈现,使作品得以绽放璀璨夺目的光辉。第二是和谐观。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阐释,中国自古便有之。庄周梦蝶达到物我两忘的至高境界,不知庄周为蝴蝶,还是蝴蝶为庄周。我国讲求人与自然和谐统一,自然景观有其独特美感,并不受到人为因素的影响。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对自然景观进行创新阐释,通过自然物象表现个人的精神意趣。中国儒道两家都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,儒家从人的角度出发,道家从自然的角度出发。古典哲学思想呼唤人与自然融为一体,人要遵循自然世界的运行规律,以天人合一的美学思想展开艺术创作。在上述思想引导下,中国当代油画创作不仅观照现实物象,且把注意力放在物象的神韵上,力求表现物象的气韵特点,获得别具一格的审美意趣,因此从画面结构上来看,创作者以意境生成为主,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连接画面要素;从形象造型上来看,创作者以情感抒发为主,任由主体审美构思物象形态。第三是意境观。中国传统文学对绘画创作产生深远影响,古典文学讲求意境,将诗与画联系在一起。唐朝之后,创作者偏好在创作中突出主体意识,在作品中营造意境,使绘画艺术发展到了新的境界。绘画创作者追求意境,如同诗人力求达到“诗中有画”,渴求创造出诗意盎然的作品。中国当代油画创作重视意境的营造,并不将特定场景作为参照,而是从心出发,以全新角度观照自然生命,以心灵的意境诠释绘画艺术。

  当代油画本土化叙事的未来构建

  在全球化背景下,中外文化碰撞更加频繁,中国艺术想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必须凸显民族特性,构建本土化叙事。真正享誉国际的艺术杰作都深深熔铸了民族之魂,创作者需要依托厚重的历史文化,阐释艺术作品的当代性。本土化叙事是创作者站在本国的艺术沃土上,在传统文化土壤培育下孕育艺术之花,是针对当前艺术发展给予的个性化回应。为了真正发扬传统艺术,拓宽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空间,创作者应该进一步打开视野,以开放性的眼光看待世界,以兼收并蓄的态度对待外来文化,并正确树立人生观与世界观,丰富自己对自然社会人文社会的认知。

  具体而言,创作者应该做到如下几点:第一,应该反思中国当代油画创作历程,重新确立当代油画创作体系。艺术创作处于时时更新之中,创作者应该融合传统艺术精粹与时代精神,构建当代艺术价值体系。中国油画作品的当代性,不仅表现为采用新兴技术、新兴手段,还表现为切入当下社会,传递当下人群的审美价值观,给予观众全新的审美经验。创作者需要判断中国人文形象,深刻感知大众审美,使作品不仅满足大众的审美需要,还能引领大众审美品位的提升。第二,应该强调当代油画作品的地域性,凸显中国油画作品的本土特色。创作者需要立足全球化大背景开展艺术创作,洞察当代油画作品地域性的根本意义。地域概念是指将作品独立出来,使之成为全球艺术中的个体,避免全球化对作品产生不利影响,使作品陷入同质化的困局。本土化叙事依靠地域性表现,创作者经常需要以传统文化为题材,展现中国的特殊地域风貌和国人的特殊生活场景。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迥然不同,社会问题也呈现出较大的差异性。创作者应该应用中国话语模式解答社会问题,如人口问题、环境问题等等,通过作品传达当代精神,体现创作者对当下社会的反思,重拾艺术创作的社会价值。第三,应该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张扬个性,逐步生成油画的民族风格。民族风格的形成来源于创作者群体的审美追求,中国传统艺术向前更迭发展,无数创作者在黑暗中探索求变,使民族风格得以呈现。中国油画经历了较长的发展历史,由写实模仿过渡到意境营造,由重形过渡到重神,逐步摆脱了客观环境的束缚,体现了创作者主体意识的觉醒。在主体意识意境崛起的背景下,创作者更应该遵循民族传统,在中国哲学思想基础上进行艺术创作,讲求画面的气韵与风骨,实现天人合一、物我两忘。